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

子夜艳阳天

我很清楚现在的时间,已经快夜里两点了。我赶紧从教室返回寝室。脚步急促,还得时刻注意脚下有没有路。出了大楼,觉得路似乎更好走。一下没有反应过来,但静下神来,才发现,半夜两点,天空居然亮得像正午一样。

我没有多想,继续向寝室疾走。

寝室对面是一座山,这时候,天已经亮得耀眼了。光芒在闪耀,好像光源就在不远处。因为我始终觉得,这和夏天正午的阳光还是有区别。比如光线发黄、变幻、不稳定。

我赶紧给ww打电话:“喂,你快出来看啊,怎么半夜也变得这么亮?这天亮地,让我甚至可以看到对面山上跑着的野兔了。”我应该是真的看到了对面山上跑着的野兔。否则我不会这么说。

这时,我终于看到了光源。不是太阳。而是碟形的不明飞行物,就是俗称飞碟的那个东西。以上一下,从对面山坳里时隐时现。每次出现,光就变得很强,很刺眼。 后来又出现了两三个。

再后来,ww来了。有两个那东西出现在了我和ww的正上方。我仔细看了。它的边缘,有一圈类似于某种古文字的纹饰。有点像仰韶文化遗址中的陶器上的简单刻画,也有像罗马数字一样的东西。这些东西“画”在飞行器的边缘上,边缘是半透明的,象雨伞一样,材质却像做皮影人偶的驴皮……

看了一会,我就回到了我的寝室。老四、大鸟、U2三个人在寝室忙些什么。

室外的明亮,使我觉得,屋里暗得过分。

很快,我醒了。

4 条评论:

匿名 说...

你做梦呢?

曹巍 说...

恩,不知道怎么做的这样的梦。
我的梦一般都是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拉在一起

说...

好无厘头。。。

Kenji Kee 说...

还是,

留个脚印吧。